燃烧吧直到我们都灰飞烟灭

但为君故

人物:薄樱鬼 - 原田左之助/不知火匡无差
分级:G
简介:不知火无法拒绝原田的挑衅。(一种AU,因为不能老虐自己啊。

                                                                            

不知火匡蹲在原田左之助身边,不知道自己应该期待什么样的反应。呼吸平稳,心跳有力,体温回升?罗刹有呼吸心跳和体温吗?在此之前他只考虑过怎样让罗刹死,从未关心过罗刹是怎么活的——姑且认为他们算活着的话。至于原田醒来后的心情,他暂时不敢去设想,也不愿去设想。

方才他灵光一现,想到新选组的干部们好像都会随身携带变若水,果然在原田胸口内袋里翻出了那个玻璃小瓶子,来不及多想就把其中血色的液体以某种方式灌下人类的喉咙。随后他才意识到——为什么原田自己没有喝下唯一能救命的东西?他是对自己的状况缺乏了解,还是没有想到,抑或根本不想被转化为罗刹、宁愿作为人类死去?原田不曾与他聊过这些;然而不知火回忆和他为数不多的几次相遇,枪刃相向或是并肩作战,心中多少有了答案。

原田的心跳确实正在变得更加有力。不知火这才记起罗刹本是以西洋之鬼为蓝本,原也不该和他有太多区别。他看到原田睫毛颤动,然后缓缓睁开双眼,看起来还不太清醒。不知火心中无端一抽。这不是他所熟悉的原田的眼睛。他所熟悉的那种金色是兵器相接时迸出的火星,或者熔化的煌煌铁水,滚烫到足以令鬼族留下永久伤痕。

原田反手拉着他借力坐起身。不知火意识到自己还握着他的腕脉。“那你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扫过墓之后?”他问不知火,紧接着之前的话题,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啊?我吗?”不知火措手不及,“本大爷应该不会再管你们人类的闲事了。不过回族里隐居地之前先跟你去一趟会津吧——总不能让你在路上发狂或者怎么的。”

原田伸手抹了抹额头一层薄汗。他忘了手上半干的血迹,反而留下一道红痕。不知火嘲笑着向他示意后他站起来向河边走去。“我应该也不会留在队里了吧。本来约好都不会喝变若水的,现在这样很没立场啊。”

不知火忽然生起气来,说不清是对原田抑或对自己。不记得从何时起,人类这种生物总是能轻易激起他的怒火——某位尤甚。

原田洗了手,开始往脸上泼水,他的声音混在水中有些模糊:“你啊,完全打乱了我的人生安排。”

“很遗憾,你现在已经不是人了。”不知火提醒他,“赶紧重新安排一下吧。”

“重新安排……唔,那先重新亲一次怎么样?”原田说着又捧了水漱口,“刚才那回变若水实在是太苦啦。”他抬起头,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比原本的颜色看起来更深一些,衬得眼睛愈亮。他的眼中是不知火熟知的那种挑衅。

不知火匡无法拒绝这个表情。


END

评论(5)
热度(15)

© 吾不禁英俊地笑了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