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直到我们都灰飞烟灭

无神论者的浪漫

人物:三国 - 曹丕/司马懿无差
分级:G
简介:放假没人逼我吃药就开始乱涂了(咦。                                                   


舞阳侯司马懿盘膝坐在桌前。先帝曹丕盘膝飘在桌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曹丕问。

“陛下问我吗?”司马懿吞了吞口水。他其实比面前这人……这鬼迷茫多了,而且还有些惊吓。入夜见鬼,纵是没做过亏心事也够吓人的了,更何况他本不信这些。“‘魂而有灵,无不之也’,这可是您写的。我姑且认为……陛下想我了。”他试探着说。

曹丕耸了耸肩:“这么说倒也没错,除了我其实原先以为人死如灯灭……”他说着向后飘去,仿佛准备与司马懿隔桌对坐,却像控制不好自己的身体一般差点仰倒。司马懿忙起身捞他,动作间撞翻了桌上的竹简。他的手穿过了曹丕半透明的身形。

曹丕冲他摆了摆手,然后举着自己那只手观察了起来。司马懿慢慢地坐了回去,一边斟酌着“倒也没错”的到底是哪部分。

曹丕生前并没有与他谈论过生死之事。他们说的大多是伐蜀、吞吴,偶尔也提及九州美景,四时风物。司马懿与他想法一致之处并不算太多,却在人死灯灭这一点上不谋而合。这让他忽然意识到一种令他不太愉快的可能性——眼前的曹丕如果只是他的幻觉,那他的想法自然也如自己所想。司马懿自觉不是会浪费心思寄情幻象的人;更何况,若是叫他来幻想,曹丕大概会以更年轻的相貌和更光鲜的衣着出现。

亡魂或幻觉,两者司马懿都不太愿意接受。他简直有些迁怒眼前这位让他不得不选择其中一项的不速之客了。他仔细打量着对方。曹丕穿着敛服,面容正是临终时的模样,脸色在烛火的映衬下倒是好了不少,至少看起来像个活人。

“你觉得自己现在是……?”司马懿见他只是以“我”自称,便也抛开了那些敬语。

“鬼?”曹丕会意地接上,“我不知道。”他露出苦恼的神色,在自己身上又拍又摸了一阵,然后告诉司马懿:“什么感觉也没有,就是突然发现自己在你这儿了。”

“我之前也不太信这些。”司马懿觉得还是亡魂这个选项更好些,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但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真说了我还不给人烦死。何况若是大家都这么想,有些人不知会做出什么事儿来。”曹丕翻了个白眼。司马懿上次见到他做这个动作还是他们俩都还算年轻的时候,不觉有些好笑。“不过鬼神之事,知不知道都一样。”他的神情坦然了起来,“该杀的人还是得杀,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还是略有差别的,司马懿想。自己或许可以葬得离他近些。

曹丕说完便俯身去捡散落在地上的竹简,却发现无法触碰。司马懿只好再次起身把它们收拾好。

“孙权复叛,这是江夏与襄阳的战报。”他告诉曹丕。曹丕刚才的话让司马懿意识到他们还有许多没有谈过的东西;江东的动向应该交给他的继任者去操心。但他随即又觉得既然是曹丕,那很多话也不需要说出口了。

桌上摆着地图,他们自然而然地据此说起了现今的局势。就像无数个过去的夜晚一样。

后记(我没有写过后记但感觉这么做很好玩儿):

曹丕说至激动处挥了挥手臂,一颗东西从他宽大的袖子里掉了出来,滚过桌子落进司马懿的衣褶里。司马懿低头摸索了一会儿,捡出了一枚小小的玉佩。他把玉佩放到桌上示意曹丕收好。

“那是什么?”曹丕问道,可是手指再次穿过了玉佩。

“我私下放的。”他的随葬实在简单了点。

“看来我已经带不走了。”曹丕有些遗憾地说,然后,就像来时一般突然地消失了。

司马懿盯着桌上的玉佩。先帝的出现与消失仿佛一场绮梦,就像所有南柯一梦一样,会淹没在正常的生活之中。

他拿起桌上的竹简,继续看江夏与襄阳的战报。

昼想夜梦,不足为怪。

 

END

那时候蜡烛肯定是有了。我不清楚具体普及到什么程度,不过感觉仲达总是用得上的……

评论(12)
热度(52)

© 吾不禁英俊地笑了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