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直到我们都灰飞烟灭

星光下的告解

题目:Starlight Confession
作者:Dianann
人物:HP - Snarry
分级:PG-13
简介:德拉克·马尔福撞破了一场奸情……                                                    


“校长。”

“晚上好,西弗勒斯。坐。要茶吗?”

“不用。”

“柠檬糖?”

“不。”

“饼干?”

“不。阿不思,我知道为什么我来这儿。”

“真的吗?”

“是的。德拉克·马尔福到你这儿来过,是吗?”

“他的确来过。今天早些时候。他看上去有些震惊,不过我还是搞清楚了原因,要不然他们就准备把他送去庞弗雷夫人那儿了。”

“阿不思,我郑重地提出辞职。我会在今晚起草文书,并——”

“你不会这么做的。”

“可是,阿不思,我——”

“你和一个学生睡过了。是的,我知道。”

“我……破坏了老师和学生间的每一丝信任。我做了我这个职业的人能想象的最可怕的事。阿不思,我必须辞职。”

“西弗勒斯,别这样,看着我。”

“阿不思。”

“我的孩子,喝点茶。你知道,这没什么好羞耻的。茶是特别调制的。”

“我睡了一个学生,而你却在让我喝茶。”

“你看上去很惊讶。”

“我当然很惊讶。你……你应该把我送进阿兹卡班,解雇我,不是给我这该死的茶!”

“再吃个松饼吧,上面有果酱,非常美味。”

“阿不思!”

“西弗勒斯,让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以为觉得我没有发现……姑且叫暗流涌动吧,在你和——” 

“如果你发现了,为什么你不阻止我?你知道我的性取向,阿不思!你本来能够拯救他,从……从……”

“比死更可怕的命运?”

“如果这就是你让我不要立刻打包离开的方式,你正在悲惨地失败,校长。”

“或许如此。”

“别嘲笑我!”

“我做梦都不会这么做的,亲爱的孩子。实际上我完全知道——就算是在额外的辅导课开始之前——你和那个年轻人间的状况。只有瞎子才看不出。”

“那不是什么暗流。”

“那当然是。所有人都听说过你和他每周一次的战争,可惜很少有人有幸目睹。我得说,你肯定猜不到我会为了变成墙上的一只苍蝇付出什么。”

“阿不思。”

“啊?哦,是的,我确实能变身,不过是一只嗡嗡作响的蜜蜂。这很不方便——要我就会用报纸打死它们。不管怎么样,这些课程是为了让你训练他,而且或许可以化解你对他的敌意。”

“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你是故意让我教授私人防御课的?”

“当然。防御咒语和浪漫爱情,还有什么更好的组合?”

“阿不思!”

“啊,是的,还有松饼和果酱。的确相当可口。多比不可能做得更好了。这可是马尔福家传配方。”

“我不能相信自己居然在听你讲这个。阿不思,一个学生看到了我们。德拉克·马尔福看到了我们。就在哈利·波特在我……——而你却在谈论该死的松饼!”

“我希望你为他生了火。地窖里风很大。”

“阿不思!”

“你记得在宾斯教授的课上学过的底比斯联盟,对吗?”

“该死的,到底——”

“西弗勒斯,呼吸。”

“别告诉我去呼吸。该死。我在呼吸。”

“根据传说,底比斯神圣同盟是一个完全由同性情人或密友组成的军团,数以百计——据称是三百个,而他们在亚历山大大帝的领导下所向披靡。”

“我知道,但——”

“我的孩子?”

“你这爱操纵人的混蛋。”

“哈。”

“不要嘲笑我!”

“从来不会。毫无疑问,你不会对一个年长的媒人生气,对吧?”

“不我会的。你愚弄了我们!”

“不能说这么说。我只是让你们呆在一起,让你们自己解决你们之间的分歧。”

“你知道一切会怎么发展,但你却让它继续!”

“哈利是个聪明的年轻人,他知道会发生什么。”

“而你推了他一下。”

“自然。你确定你不要松饼?”

“不,我不要该死的松饼。我想要知道你怎么会容许这种行为,即使是我和那个忘恩负义的小子。”

“他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西弗勒斯。你该为这句话感到惭愧。”

“白痴?蠢货?傻小子?格兰芬多?”

“你说得好像那是一种侮辱。我能接受这件事是因为我非常明白,真爱。你知道吗,米涅娃比我小七十岁?”

“是,但是它和……有关系吗?”

“你以为我们是怎么相遇的?”

“……噢,喀尔刻[1]保佑我们。阿不思,你没有。”

“事实如此。在我们能找到的任何角落。教室。隐蔽处。甚至是海格的小屋,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时那间屋子还不属于海格,而是属于普朗平格特[2]的。他真是个可爱的人。”

“阿不思!”

“哦,怎么?你不会真的相信你是这个学校漫长的历史中和学生发生关系的第一个老师吧?”

“但这是哈利·波特。”

“而他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年轻人。”

“阿不思!”

“哦天哪,你把茶洒到新长袍上了。哈利买的?嗯,是的,非常有型。清理一新。”

“如果你没有把我吓到失去知觉,我是不会洒出来的!”

“年轻的哈利十七岁了——成年,而且可以自己处理自己的生活。他已证明了自己拥有超出年龄的智慧和坚强的个性,你不这么认为吗?”

“我会把这叫做顽固和被宠坏了。”

“还有强大。”

“是的,他很强大。强大的意志。顽固。”

“假如他不需要你的陪伴,他几个月前就会拒绝。”

“梅林。阿不思,我——”

“不用道歉。我理解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就像我没告诉迪佩特校长一样。那会有……对被禁止的恋情的兴奋感,是吗?”

“我……”

“哦,我让你脸红了。”

“别嘲笑我!”

“我只是在咳嗽。我能问你一个比较直接的问题吗?”

“无论我怎么回答你都会问的,我能有什么选择呢?”

“你爱他吗?”

“爱?波特?!”

“又来了。清理一新。说实话,西弗勒斯,这不可能一直起作用。”

“你……爱……我……它……”

“嗯?”

“别嘲笑我!”

“我忍不住。你看上去对这个暗示如此震惊。所以你无疑意识到自己与他相爱?”

“爱……波特。十七岁,年……年轻到可以……成为……我的儿子,他……”

“而米涅娃能当我的孙女了,但这不能阻挡我们。让我问你另一个问题,西弗勒斯。”

“不。”

“西弗勒斯。”

“该死,如果你又让我洒出了茶,你得负责告诉波特为什么我的长袍会这么脏。”

“他会怒的。”

“的确。”

“你相信这样做对他对你都好吗?”

“阿不思——!”

“只要回答我的问题。”

“我相信……这对我们彼此都好,是的。这种……激情……并没有在四个月里冷却,但我相信万一它发生了,我们的工作关系仍将是互利的。”

“你爱他。”

“阿不思……”

“你爱。我能从你的眼里看到。你爱他。”

“你想要什么,一个星光下的告白?”

“当然。”

“那么对于这点,是的。我爱慕他的每一寸,甚至他令人发怒的脚趾——该死,阿不思,这不是真爱。”

“不是吗?”

“不。他……年轻,容易动情。当一个新的小姑娘进入他的视线,他会……”

“他会离开?你刚刚告诉我他有顽固的个性。”

“别以为你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允许自己感到幸福呢?”

“我有一张核对清单。”

“西弗勒斯。”

“哦,好吧。如果你敢告诉他我说了这些,我就不再对自己所做负责——我尊敬他;他始终能解决你和伏地魔扔给他的所有难题;他从不退缩,即使面对悲剧。”

“你爱他。”

“是的,阿不思。我爱他。”

“那么好吧。我不能对你们的关系表示不赞同——否则我就太伪君子了,对吗?”

“你……在祝福我,和哈利·波特发生性关系,校长?”

“我没这么说。不过你得明白,我是个老人,耳朵不行了,更别提我越来越老眼昏花。是的,非常糟糕,真的。我相信我不会发现任何禁忌之爱,只要他们保守秘密。”

“直到?”

“直到战争结束,或者哈利毕业。先发生的那一个。”

“然后?”

“然后我期待孙辈。好了,现在该解决的都解决了,我们能去吃饭了吗?”

“阿不思?”

“嗯?”

“你和米涅娃的关系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结束?我的孩子,谁说它结束了?”

“阿不思!”

“哦,是的。她还是个活泼的人。”

“她七十五岁了。”

“七十五岁的女人。现在扶一个老人去吃饭吧。”


END

[1] 喀尔刻(Circe),《奥德赛》中把奥德修斯及其伙伴留在埃亚岛上的一个女巫。她能调制一种使人变成猪的饮料。

[2] 普朗平格特(Prumpingut),应为作者的原创人物。

评论(2)
热度(12)

© 吾不禁英俊地笑了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