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直到我们都灰飞烟灭

真正的王子

题目:A True Prince
作者:Imman
人物:HP - SS
分级:G
简介:童话改编——《豌豆公主》                                                                                                         


很久很久以前,在远方的某个美丽国度,有一位年轻的王子。他的美丽一如他的国土:他亚麻色的长发如同流泻的阳光,他雪白的皮肤近乎光滑而精致,他的肢体柔软却有力,他的灰眼睛里有夏日暴风雨的激烈,直入你的心底。

许多年以来,一切都很和谐。所有人都快乐而富有,爱慕他们的王子(即使他有时只是个顽固而任性的年轻人),并坚信自己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土地。

那些年里,王子与他的子民满足地生活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周围是各种各样美丽的事物。但是渐渐地,他感到一种渴望,没错——渴望。不是为财富,不是为冒险,当然更不是为什么公主。

不,我们亲爱的王子渴望的是另一位王子,一位可以忍受他的脾气、令他快乐、使他生命完整的真正的王子。哦,他的渴望如此强烈,当他的子民看到他灰眼睛里的热切、他嘴唇上企盼的弧度、他不再骄傲地扬起下巴而是垂头的样子、他所作的美丽而忧伤的歌谣,他们之中最坚韧的灵魂也为他们的王子哭泣。

终于有一天,王子决定在他的国土上进行一次旅行,去寻找那位能令他快乐的完美的王子。他骑着高贵的夜骐,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他看到许多王子;是的,他的土地上全是美丽的王子,而他们都认为,没有比令他们的王子感到快乐更让他们高兴的事情了。可是,他们都没有成功。

经过了三年三月又三天的旅程,王子最终放弃了。巨大的忧伤降临到这片曾经快乐的土地。王子变得沉默,好像过去的他的一个苍白的影子。他躲进自己的高塔,再没有什么能让他生气,也没有东西能让他展开笑颜。

皇后为她的王子而担忧;他曾是她的骄傲和永远的快乐源泉,可他不再用机智逗她高兴,也不再用笑声照亮她的心。哦,她是如此忧心忡忡,无法思考除了让她亲爱的儿子再度快乐起来以外的任何事。每一天,她都试图让他振作起来,对她讲述旅途中遇到的那些优秀的王子。

但他只是说:“他们都不对。”然后撅起嘴沉下脸来。

终于,皇后对她的儿子失去了耐心。她再也无法忍受他的消沉,为他定下了最后期限。

“你必须娶一个你在旅途中遇到的王子,否则我将亲自为你决定!”她严厉地说。

“他们都不对!他们都不是真正的王子!”王子更加阴郁起来。

于是皇后发出了公告,邀请所有王子到城堡证明他们是一个真正的王子。我们的王子很不高兴,但他只能服从他的母亲。

皇后仍在忧虑,忧虑她深爱的儿子,忧虑她被沉重的忧伤所笼罩的土地,也忧虑着如何才能证明一个真正的王子。她担心了三天三夜,然后在一个暗夜,她的窗棂响起了一声轻叩。

她打开窗,一只白鸽飞了进来。它落在她华美的床上,停留片刻便飞走了。皇后摇着头关上了窗,重新上床休息。

但皇后并没有休息好。她整夜辗转,身上还有了擦伤。她无法理解。要知道,她拥有世界上最软最好的床,堆着丝绸的铺盖和羽绒的枕头。但当她拉开床单,她看到了自己没有睡好的原因,也知道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之后的几周,王子们陆续来到这座最雄伟的城堡,自称是真正的王子。他们都在城堡中过了一夜,然后在第二天早上被询问睡得怎样。

他们一致答道:“哦,我睡得很好。床又软又暖和,非常舒服。”

他们都被请离了城堡,因为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王子。

皇后绝望了,忧心她美丽的儿子会永远一个人郁郁寡欢。

然而,在一个雨夜,有人敲响了城堡的大门。那敲门声微弱到听不见,不过城堡的仆人们为他们的王子难过到失眠。他们听到了敲门声,打开了大门。

他们见过的最不可爱的生物跌了进来。他被雨淋得好像一条落水狗。他们看到他的脸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苍白的皮肤,大大的鹰钩鼻——他们从没见过那么憔悴的面容。

但在他们把这个黑暗的生物——这个死一样苍白的年轻人——赶出去以前,他大声道:“我是一位真正的王子!我要见你们的皇后!”

忠诚的仆人们把他带到皇后面前,而她也不禁抽了一口气,瞪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美丽的王子听到一阵抽气声之后从高塔中走了下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他自己也差点惊叫起来。但他不再撅嘴皱眉了。他只是注视着他,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皇后看到这一幕不禁又倒抽一口冷气。这不可能。他不可能是一位真正的王子。她急忙命令仆人把他带到准备好的供人留宿的房间。她不能赶他走,因为正是她本人召集了国内所有的王子前来测试。他也应当被测试。

第二天早上,她问这位年轻人睡得怎样。

“哦,我睡得糟糕透了,甚至没法合眼,整个晚上都在辗转反侧。我浑身都是伤。这床真让人不舒服。”年轻人微微冷笑,揉着自己的伤处。

皇后深深地皱起眉头,整日担忧。她亲爱的儿子凝视着那个年轻人的时候竟然一扫阴郁。这不可能。这晚,她命令她的仆人在他的床上加了一张床垫,和更多的丝绸铺盖、羽绒枕头。

第二天早上,她又一次问这位年轻人睡得怎样。

“哦,我睡得糟糕透了,甚至没法合眼,整个晚上都在辗转反侧。我身上的伤更多了。这床真让人不舒服。”年轻人再次冷笑,不满地皱了皱他长长的鹰钩鼻。

皇后紧锁眉头。当她看到自己深爱的儿子多年以来第一次微笑起来,并且因为那位年轻人交谈而放声大笑的时候,她简直愁死了。

这不可能。

这位年轻人在城堡留宿的第三个晚上,皇后命令她的仆人在他的床上加了更多的床垫、丝绸铺盖和羽绒枕头。她坚信这次她会成功。

清晨的时候,她第三次询问这位年轻人睡得怎样。

“哦,我睡得糟糕透了,比前两晚还糟。我几乎伤得动不了了。”年轻人抱怨着,不悦地冷笑起来。

这时皇后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位真正的王子。只有真正的王子才能感觉到这么多柔软的床垫、丝绸的铺盖和羽绒的枕头下面一粒微不足道的豌豆,只有真正的王子才会无法入眠,甚至为此受伤。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位真正的王子。但是啊,他是这么的丑陋。一位真正的王子怎么可能没有与之相配的容貌呢?

但当她看到她儿子的微笑,看到重新回到他眼中的光彩,看到他又开始发脾气,她的心中充满欢乐。她觉得那就够了。

反正你看,王子追求的从来不是美丽。他一直被最最精致华丽的事物包围着,而它们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不,他追求的是只有他的心认可的东西,一位可以忍受他的脾气、令他快乐、使他灵魂完整的真正的王子。他笑着亲吻他真正的王子,为自己终于找到了他而满心欢喜。

而另一位王子微微皱眉冷笑,但他的心里同样快乐,因为在这三天里,他在这座城堡中找到了他生命中从未拥有过的爱、美和包容。

那就够了。

两位王子结婚了,他们爱着对方,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共同统治着这片美丽的土地。


END

译记:我该说什么呢……天真的皇后大人,难道你不觉得那颗可恶的豌豆就是你儿子?

评论(2)
热度(5)

© 吾不禁英俊地笑了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