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直到我们都灰飞烟灭

告别

题目:Goodbyes
作者:peacenpieces
人物:POT - 双部
分级:R
简介:唯真心可动人。——《浮士德》                                              


他应该直接离开。

迹部一般不会把对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人打发走。但手冢不是一般人,因而有幸得到这样的对待。

毕竟,为了打败命定的对手,这位对手必须处于最佳状态。

迹部不蠢。他知道手冢留在这里能得到的并不多。……当然,除了与他共进晚餐和共度良宵的殊荣。

但迹部知道这些都必须留到以后。他从他们十二岁起就作好了持久战的准备,而比赛中时机就是一切。他会等,无比耐心地等,因为没有别的对手能配得上他。而且他知道——他就是知道,凭直觉——手冢总有一天会屈服。

一切都按着他的计划进行。他让手冢离开,一边露出一点儿大腿,让他下意识地注意到自己的魅力——然后就没了。

然后……那个显然名不符实的愚蠢的青学“天才”毁了他的计划。他本来应该是最后一个和手冢说话的人。他本来应该是唯一一个向手冢告别的人。

和不二最后打一场球可不在他的计划之内。现在手冢肯定满脑子都是关于不二周助的温情回忆——跟他大爷相比,那家伙根本不值得手冢多想一秒。这点毫无疑问需要修正——尽快修正。

也许他得大大提前实施他的计划。

---

迹部景吾以前从来没对什么人投怀送抱过。以前。这种事儿是迷妹干的,不是他迹部景吾。

就算已经解开了衬衣的上面几颗扣子,他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在孤注一掷。他对不二有点生气(好吧,不是一点儿),因为他毁了他的计划。他一定要在手冢离开之前给他留下最最最最深的印象。深得让手冢没法不一直想着他。

他本来考虑过和他打一场,不过那就跟不二一样了,而迹部从来不会跟别人雷同。所以他现在以手支头倚在手冢的床上,面前是一本看得很旧的《浮士德》。他随便翻阅着,对着里面划了线的台词微笑起来。他感觉自己每重读一句,就能多了解手冢国光一点。

虽然这书已经被看过几百次了,可书脊和内页都爱护得很好,没有一张纸被折了角,也没有一页有折痕。这样的细致……迹部特别想知道手冢对人类会不会也是这样。

门开了。手冢在门边立了片刻,不过表情毫无变化。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

“迹部。”

“手冢。”

迹部合上了书,轻轻地放在床头柜上,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手冢的眼睛。

“请你出去。”

“不。”

手冢沉默了半秒,然后径直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我就知道你抵挡不了本大爷。”

迹部坐起身来。手冢笔直地走到床边。

“迹部,我要睡觉了。”

“你可以到飞机上好好睡。”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迹部挪到床边跪立起来。他们的嘴唇只有几寸之遥。他提醒自己要有耐心。还没到时候。

“你没有走开。”

“这是我的房间。”

手冢的语气很冷淡,和平时的声音没有一点不同。可他没有后退,所以迹部就当那是邀请了。他用拇指摩挲着手冢有些干裂的嘴唇,然后向上抚过脸颊,最后取下了那副无框眼镜。手冢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

“我看不清。”

“用不着看。”迹部说着把眼镜放到《浮士德》的边上。他把手冢拉到床上,按到自己身边,指尖掠过他过于瘦削的身体。手冢没有反对。

他握住了手冢的胯部,然后才再一次看向他的眼睛。手冢的唇上微微现出一丝笑意。迹部一直以为手冢对这种事没什么概念,而现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想当然了。

他们彼此注视。一秒。两秒。三秒。迹部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靠过去让他们的嘴唇轻触。这个吻并不完美,手冢粗糙的嘴唇与他相互磨擦,带着一点餐厅食物和绿茶的气味,而且他一动也没有动。

迹部一遍又一遍地亲吻手冢,手指插入他的发间,与那些平日里任性的发丝纠缠。也许他可以在手冢走之前偷偷往他的行李里面放一瓶发胶……

手冢突然一把拉住他的领带,把他拽得更近。迹部的大脑里一切有逻辑的想法都被这个动作抹掉了。他们真正开始接吻,动作无比和谐,迹部觉得他几乎就要在这水乳交融的极乐中毫不华丽地死去。他的手滑了下来,拉扯着手冢的运动衣,但手冢伸手挡开他。他们喘息着分开了。

“手冢……”

手冢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地注视着迹部——像他们上次隔网相对时那样深深地注视着他。他缓缓地把迹部按在床上,然后开始解开他衬衫剩下几颗扣子。迹部忍着没有说话。他在想,他的对手对他就像对书本一样条理井然。他任手冢探索他锁骨的凹陷,他的乳尖,他的肚脐,还有他几乎每一寸的腹部——迹部几乎要被他的动作逼疯。

当那带着薄茧的手指一路下移到让迹部觉得皮肤快要融化了的地方,他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了。“够了。”迹部低语着抓住那只不老实的手,亲吻遍每个指尖,然后一言不发地翻到上位,继续热烈地亲吻手冢。他探索身下那具躯体的动作跟手冢相比虽然没有章法,不过一样彻底。在手冢能够反对以前,迹部一把扯下了他的运动短裤,隔着内衣搓揉着他的下体。

手冢还如平时一样沉默,只有偶尔的轻声喘息和下身迎合的动作泄露了他的感受。迹部褪掉了最后一层织物的阻隔,缓缓地贴了上去,想要把此刻的感受铭记心中。他们都没有一刻移开紧锁的目光。

要过上许多年,他们才能再次相拥。

他深吸一口气,伏到那双线条分明的双腿之间,然后低下了头。他的节奏就和之前的亲吻一样缓慢。他习惯着口中含住性器的感觉——他第一次施予而非接受,而这个想法比手冢腿间那种令他兴奋起来的气息更加新奇。

手冢不知何时把手插进他的发间,弄乱了他的发丝。他的双腿已经开始颤抖。迹部毫不在意他拉扯自己头发的动作,热切地继续着自己的任务。他的指甲陷进了皮肤,留下青紫的痕迹。手冢的身体紧绷好似拍弦,迹部知道他快要到了。

“景吾。”

他几乎没有听见手冢高潮时轻轻的呼喊,也差点来不及松口。他定定地注视着手冢——这绝对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景象。他擦脸时又一次想到,要过许多年他才能再次看到这样的一幕。迹部不紧不慢地准备起身,嘴唇拂过他的大腿,划过他的腹部,掠过他的胸前,然后再一次含住了他的双唇。这灼烫的吻向手冢诉说了一切他想要知道的东西。最后,手冢抽身戴回眼镜的时候,迹部还不想放开手。

他们没有说话。他们不需要说话。两人在安静中洗漱完毕,然后倒回手冢的床上。他们没有相拥而眠。迹部不想让自己习惯于那些即将失去的东西。

---

第二天早晨,迹部醒来的时候,手冢已经离开了。迹部并不感到痛苦或者担忧。自他们在球场两端面对彼此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生命轨迹便交织在一起,而他已经为他想要的未来做了能做的一切努力。

他小声打了个哈欠,翻身看了看手冢之前躺过的地方。那里放着一本看得很旧的《浮士德》。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又转身躺了回去。再次见面以前,他们各自都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睡一觉,以充足的休息应对面前的漫漫长路。

 

END

评论(1)
热度(10)

© 吾不禁英俊地笑了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