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直到我们都灰飞烟灭

善问必有所得

题目:Ask and You Shall Receive
作者:c.r.y.s
人物:POT - 双部
分级:PG-13
简介:手冢去九州做复健了,不过这阻止不了迹部跑去烦他——如果他能想明白怎么烦比较好的话。                                               


两天前,青学赢了冰帝。虽然迹部痛恨失败,痛恨冰帝不能进军全国大赛,他的心情倒没有很糟。他已经等了很多年,等着和手冢赛场相见,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个近乎神话的网球选手。当他踏上球场的时候,当他发现手冢的弱点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满足——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结果却是那么令人失望。

针对别人的弱点有什么不对吗?迹部不觉得。他以前这么做过,以后也会继续这么做下去。如果有谁想要在迹部手中取得胜利,他必须面对并克服自己的弱点。但问题的关键也许并不在这里。也许是因为他越是回想这场比赛,越是觉得自己没有真正获胜。手冢球技精湛,而且肯定没有故意输球,但感觉就像是他任迹部把比赛拖入了持久战。

手冢是在用他来挑战自己吗?是在用他证明自己是不是足够优秀,可以继续领导青学吗?他一想到自己被手冢这样利用,而不是被当成一个严肃的对手,心情就又差了下去。再加上冰帝的失利,他对部员更加严厉了。穴户和向日差不多已经攒了跑步机上一百公里的罚跑,日吉正在做第二十组卧推,因为在场上打瞌睡被罚去练哑铃的芥川现在在长椅上打瞌睡。他严厉地看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继续练习,然后走到外面太阳底下去看其他部员的情况。为了不像之前那群二年级生一样因为聊天被罚去跑圈,他们都在努力练习。

“桦地,水。”他说着伸出手。冰凉的水瓶马上递到了他手里。他喝了一口,审视着球场,心里平静下来。虽然发脾气多少能平息自己的怒火,但对他的朋友和部员太不公平了。

他得再去见手冢一次,问他是不是利用了自己,顺便讨论下以后是不是能再打一场。当然那是手冢痊愈之后的事儿了,不过迹部可以等。事关手冢,他可以变得非常耐心……只要他的耐心有所回报。当然,他可不会接受拒绝这种回答。

明天。迹部下定决心。明天他们没有社团活动,他准备去青学跟手冢把事情问清楚,还要一个再次对决的承诺。

只不过等到了那里,他发现手冢竟然不在。

---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缺席
今天我去了贵校。在被各种咆哮威胁之后终于有人告诉我你在九州。
真的吗?你去哪里干嘛?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为什么没和我说?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缺席
www.kyushusportscenter.co.jp
以及请不要在我的部员训练时打扰他们。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缺席
至少治疗中心没有你们学校一样简陋。青学竟然能算排名靠前的私立学校……我很担心日本的未来。
我都看不出来他们在训练。他们像是在玩什么乱七八糟的游戏。说真的,对着树桩打球?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缺席
我记得冰帝输给过不动峰和青学。外表不是一切。
特别训练。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缺席
不是一切,但肯定很重要。
针对什么的特别训练?
还有,最近你会收到个包裹。我不是很清楚你缺什么,但我相信这个包裹肯定能满足你的一切需要。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缺席
问大石。他安排的。
你是在内疚吗?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缺席
我没那么好奇。
没有。我是攻击了你的弱点,但是你让它变成持久战的。你完全可以不让它毁了你。我只能猜测你是在我们的比赛测试你自己。我不知道我该有什么想法。
我想在你康复之后再和你打一场。那次交手让我感到很失落,而且感觉自己被利用了。

---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迹部重重地叹了口气,放下手中冒着气泡的无酒精香槟。他完全没想到会看到这个号码;洗澡被人打断的怒气立刻消失了。

“手冢,真是意外惊喜呀。”迹部说着靠了回去。

“迹部,这不叫包裹。”手冢说。永远这么开门见山。

迹部笑了一声。他打包的时候就知道这次有点儿玩过头了,有违手冢朴素的性格。“这当然叫包裹,手冢。只不过比较大。你用得着的东西都在里面了吧?”

“用不着的也在。不过它确实帮我交上了朋友。”手冢说道。迹部心想着到底是信号不好,还是他的声音真的带着笑意。

“大包裹怎么帮你交朋友?”运动中心的人早该过了那个年纪了吧。

“我分了很多东西给同一层的人。他们向你表示感谢。”这次手冢的声音里明显有着笑意。迹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感到高兴。无论如何这改变不了手冢把他的东西送掉的事实。

“你把我特意选给你的东西送人了?”

“你寄来太多了,迹部。我不准备把它们屯在自己房间里,如果我周围的人用得上的话。”

迹部叹了口气。手冢说的没错,而且他说他只分了大部分,也就是说还是还有些东西他觉得用得上。“所以你考虑过什么时候跟我重新打一场了吗?”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轻笑。要不是迹部怀疑他在笑自己,他会更高兴一点。有时候手冢很难对付,但他想象不出自己会不愿意“对付”他。

“很多人等着我回来之后跟我比赛,迹部。”

“没错,但没有人像我一样值得你花时间。”迹部端起杯子轻啜一口,“所以我说你恢复之后我应该是第一个。”

“我不是什么整修之后可以让你租到的球场。”

“别这么夸张,手冢。我没准备租你买你。就是先占个位置。”

“啊,我也不是什么无主土地。”

迹部分不出来手冢是生气了还是觉得很好笑。他希望自己别被挂电话。“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你能别为了不跟我打球曲解我的意思吗。”

“如果你好好问的话,也许我能。”手冢说。

“那还有什么乐趣?”

“问的乐趣在于结果。”

迹部正想着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不过在他答上来之前,管家敲了下门。“很抱歉,手冢。我们得留到下次再说了。”

“好的,迹部。祝你晚安。”手冢说。迹部希望他声音里的期待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你也是。还要什么包裹的话跟我说。”他在手冢能挂他电话之前收了线,从浴缸里爬起来去看管家找他有什么事。虽然没从手冢那里得到再次交手的答复,他还是感到一种奇异的轻松和开心。

---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绰号
有人给我起了个绰号叫小偷……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绰号
你为啥变成小偷了?
还有,这是你第一次主动给我写邮件。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绰号
我不是小偷。只是个绰号。
我不该写吗?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绰号
这个绰号怎么来的?
你该早点写的。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绰号
其实是个误会,不过解决之后这个称呼保留下来了。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绰号
你相当于什么都没说。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绰号
这故事没那么有趣。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绰号
那你干嘛提到这件事?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绰号
我也不知道……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绰号
我还是很高兴你给我发了邮件。我觉得很有意思。
你考虑过什么时候能跟我打球了吗?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绰号
并不是。
好好问。
我听说冰帝能去参加全国大赛了。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绰号
想想我为你做的那些事,手冢……你愿意跟我打球吗?
没错。我们又把训练量加倍了。青学可要准备好面对挑战。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绰号
也许。
祝好运。不过青学一定会赢。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绰号
也许?我做了那么多只有也许?说好的结果里的乐趣呢?
冰帝会是胜利者。

来自:手冢 [092fjaf-9hva704qjdcjp0vc51s@ezweb.ne.jp]
主题:绰号
也许我不是在说打球……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绰号
不是比赛?那你说的是什么结果?

---

迹部看一会儿练习赛就忍不住把手机拿出来瞄两眼。手冢还是没有回他最后那封邮件。他已经开始觉得这不是去睡觉没顾上回信的情况了。从他们开始email通信以来,手冢一般会在下午两点到九点之间回复。但现在已经四点半了,他还是什么都没收到。

迹部知道他的队友肯定已经发现自己在一直看手机了,他也知道自己应该多关心社团。冰帝就要进军全国大赛了。如果他们不仅想击败青学、还要夺冠的话,要准备的还有很多。可是就算清楚这一点,他还是没法把心思都放在网球上。

这会儿他正在考察他们的双打组合。还好他的正选们几乎都能双打,虽然没有哪对有穴户和凤这么强。他们俩正在离迹部最近的球场上对战向日和日吉。他本以为日岳组合会是个悲剧,不过实际上好得令人惊讶。另一边的球场上是忍足芥川对泷和桦地。芥川已经上网了,泷不知道为啥想要自己去接,没让桦地出手。桦地确实复制不了芥川的所有动作——有些东西已经超越了技能的范畴,而是属于芥川的天赋本能——不过迹部还是觉得桦地的成功率会比泷高。他大概可以试试把这两对拆开。

“忍足。”迹部喊了一声,那个场地上的人都停下来看着他。可是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手机震了,脑子一热就要拿出来看看是不是手冢发了什么。他转过身背对球场查了一下,发现只是学生会副会长之后叹了口气。他准备过一会儿再看邮件。正要把手机放回去的时候,一颗网球撞上了他的后背。“啊。”迹部惊讶地转过身来,扫了一眼球场。所有正选队员都明显在好奇他是在做什么,以及被球打到之后准备做什么。

迹部不用insight就知道是谁干的了——肯定不是凤跟桦地,他们俩就没这种概念。也不会是日吉,这小孩想在网球上击败他,而不是用网球击败他。泷倒是可能动过这个念头,尤其在迹部担保让穴户回归正选之后,可他现在还有求于自己呢。芥川是个淘气的家伙,不过他这会儿看起来正昏昏欲睡。忍足显然觉得这情况很有趣,但跟亲手做比起来他宁可在旁边看着。要么穴户要么向日,向日站在离他最远的地方,而他发球没那么精准,所以就剩下穴户了。

“穴户,凤,绕学校十圈,我不想看到你们用走的。”迹部命令道。他知道让凤一起受罚会让穴户更加有罪恶感,顺便还能增强这对组合的耐力。

“要是你盯着我们有没有跑的话,你就没法看手机了。”穴户说着走向他放在看台上的网球包。

“穴户说的没错。”向日在场地另一端喊道,“到底谁重要到让你连训练都顾不上了?”

向日说的也没错……把什么事情什么人放在网球之上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虽然他肯定不会告诉他们的。他的队友——虽然他真心关心他们——实在是太会八卦了。

“这跟你们无关。向日,你去跟日吉练习,站在底线。日吉,你上网。”迹部指示道,希望向日别去考虑会是谁了。但愿这么打能让他们更加了解彼此的强项和弱点。

“还有忍足,你跟泷换个位置。”他相信忍足肯定知道怎么好好利用桦地的能力,泷也能更好地支持上网的芥川。

把他们都打发去练习之后,迹部终于忍不住去看手机了——没有新提醒。他把手机塞回口袋,弯下腰捡起那颗打到他的网球。

他要把手冢从脑子里赶出去,一门心思看着练习情况。但如果那家伙吃晚饭的时候还没回邮件的话,他肯定要再寄一封过去的。也许他得跑一趟,看看手冢是不是情况不太好,还是不小心掉了手机没法跟他继续联系。

---

来自:迹部 [king.0f.the.courts@softbank.ne.jp]
主题:喂?

手冢,你是在无视我吗?

---

迹部又等了一天。然后,他觉得那家伙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并且决定亲自去看一下。他已经跟管家说了,私人飞机也安排好了。现在他只要告诉球队,找个靠谱的部员接手一下。

“我下周不会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代理部长。”迹部停了一下。他看到日吉换了个姿势,不过这小鬼还担不起这个职责。“我会让冰帝二号——芥川来担任。”

下面传来一声轻鼾,然后是重击声和一声“哦!”。向日把芥川从长椅上踹下来。 

“怎么了?”他打着哈欠问。

“迹部让你做临时部长。”穴户解释说。

芥川缓缓地眨了两下眼睛,然后反应过来了——“真的吗!太棒了!!”他大叫着蹦跶起来,几乎跳进迹部怀里,然后用胜利者的姿态绕着大家跑了一圈,喊着要去告诉丸井之类的话跑开了。迹部希望他带了手机,或者至少记得去搭个火车,别真的跑去立海了。

芥川消失在他们视线里以后,迹部看着剩下的正选叹了口气:“穴户,你做副队长。”

穴户嘟囔着太逊了什么的,不过他起码没有跑开,所以迹部觉得应该没问题。

解决了这边的事儿——虽然有点不太靠谱——他可以专心考虑手冢了。那家伙还是没有回邮件。在迹部看来,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手冢想要他过去看他。(我不想插花吐槽……但……神思路……——译者。)

---

迹部没用多久就在复健中心登记好了,不过在这个地方找到手冢花了他一点时间。他走向手冢,手冢看起来一如既往地英俊,正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庭院里训练。

“你不用上课吗?”手冢扫了他一眼,但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记录上会说明我生病了。”

“那你应该在家里好好休息。”

“我没真病,手冢。”

“我知道。”他脸上露出一丝极浅的笑意,笑得迹部心头一荡。

“好了,你准不准备带我参观一下?”

手冢点了下头,沉默地出发。迹部就当他是同意了,跟了上去。

---

“所以你做完复健练习以后一般干啥?”迹部往贩卖机里塞了几枚硬币。

“基本是在做作业。老师们都很好,会告诉我缺了什么课。”

“我才不信你每天做这么久作业。”迹部给自己选了一瓶饮料,然后给手冢递了一瓶。

手冢轻声道了谢,走向旁边阴影里的长椅。“也许那是因为我确实没有。”

迹部趁他喝饮料的时候偷看了一眼。手冢的脖子很美。双部之战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不过那会儿他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好好欣赏。而在复健中心静谧的树荫下,他什么也不缺了。和手冢单独相处而不是被两个队的队员围着对迹部来说真是可爱又新奇的体验。“那你会做什么?”

“我向一个女孩子学习打网球。”手冢想了片刻答道。他微微弯起嘴角的样子让迹部立刻开始讨厌那个姑娘并且决心套出更多细节。他不希望自己听起来太妒忌,于是只是带着询问意味扬起了眉毛。

“就是那个叫我小偷的女生。”

迹部扬起了另一边的眉毛。

“她十岁。”手冢说着,明显很享受揭露真相的这一刻。

“你向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学习打网球?”

“我们互相帮助。”

迹部想了一会儿没想明白这么个小孩子能怎么帮到手冢——毕竟手冢是个全国级技术水平的选手。他怀疑一个小学生除了能让手冢放松一下、犯个蠢以外就没什么了。但这也说不通,手冢早就知道如何享受网球了。

“那你现在要去找她吗?”迹部心想如果手冢去的话他也要跟着看看。

“我想逃一天课不要紧。”

“哦?”迹部漫不经心地问道,啜了一口自己的饮料。

“她之前几天都不在。”

“生病了吗?”

“她周末打了场比赛。”手冢说着转过身看向院子。

“她受伤了?”

手冢摇了摇头:“Yips。”

迹部一听就明白了。他也不是生来就是一流选手,他登顶道路上的自我斗争并不比别人少。还好他从来没被Yips困扰过,不过他很了解那种毁灭性的后果——哪怕已经离开球场,运动员还是会久受其累。

“她一定能恢复的。有时候只需要一个机会让人意识到他们对运动的热爱超过了一点点失望之情。”

手冢点了点头,显然和他有相同感受。“她是个坚强的选手,而且从不缺乏勇气和活力……没想到她会得Yips。”

“啊,等她再来的时候你可以帮她一起克服。”迹部鼓励道。手冢是青学的队长,青学全是性格各异的奇葩。如果手冢能带领这么一群人把潜能发挥到极致,那他肯定也能搞定一个小姑娘。

“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手冢说。然后他拿起瓶子,闭上眼睛仰头一饮而尽。迹部注视了片刻他喉结一起一伏的样子,专心喝起了自己的饮料。他没道理被男性喝水的样子吸引,哪怕那是手冢。

“继续参观吗?”一阵令人舒服的沉默之后,手冢开口道。

“当然。你还没有带我看过这里的房间。我得确认你没有住在什么脏乱差的地方。”

手冢对此没有评论,只是起身从迹部手里拿掉了空瓶子,连自己的一起放进贩卖机的回收箱里。“我本来接下来想带你去健身房。跟我来。”

---

“时间不早了,你也许该回宾馆了。”手冢侧头看着床头柜上的钟说道。

“留在你这儿比较方便。”迹部懒得看时间。他宁可看手冢。

“我只有一张床,迹部。”手冢看了他一眼,对着自己坐着的床做了个手势。

“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手冢。我保证我不打鼾,也不跟你抢被子。”他以前倒是没什么机会跟人抢被子,不过跟他当过室友的人确实没有抱怨过。

“也许不,但真的不够妥当,而且违反了这里的规定。”

迹部心里叹了口气。提到规定手冢就开始固执起来。但他也知道,如果有合适的理由,手冢并不是不知变通的。

“我看不出有哪里不妥当。你有一位客人今晚无处落脚,只好在你这里留宿,他们肯定会理解的。总不能让一个年轻人睡大街吧?”

“因为你没有问过。而且你姓迹部。很可能附近就有个宾馆是你家的。”手冢说。他脸上那种放松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了。迹部在想他的队友肯定经常看到他现在那种微微恼火的表情。

“问能不能留下来?为什么我要问?两个正在约会的人一起过夜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尽管是很柏拉图的过夜。

手冢没有回答,只是更加严肃地看了他一眼。迹部心想如果他是在看别人的话那眼神会诱人得多。或者还是在看他,但是在一种完全不同的场合。他开始思考刚才到底说了什么让手冢这么生气。

“手冢,我们不是在约会吗?”

手冢看着他,然后不发一言地走了。

迹部目送他走出去,想不明白情况怎么就突然急转直下了。他暴躁地摔了自己的水壶,结果撞倒了手冢的包。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挪过去把包跟水壶捡了起来。弄坏手冢的东西又不可能让手冢爱上他。

说真的,他的队友永远不会相信他会帮别人收拾房间。感觉谁都不能让他屈尊做这种事。他把包拾起来的时候几样东西掉了出来。眼镜布,萌系迪斯尼自动铅笔,行事簿,迷你急救包还有口香糖。迹部觉得包里放着绷带之类的东西很有手冢的风格。那支铅笔估计是别人送给他的——最好别是什么女朋友或者男性追求者。迹部转了下笔,看着上面旋转的挂件,然后把它放回包里。如果手冢是因为喜欢那个蓝色的小怪物买来自己用的话,也许他们可以去东京迪斯尼约会。或者迪斯尼世界,如果他能说服手冢一起去美国的话。

拿起手冢的行事簿的时候,迹部收拾东西的动作停了一下。他知道手冢写日记,但他绝对不会偷窥——太侵犯隐私了。但行事簿不会泄露太私密的东西,而且他真的很想看看除了作业和网球手冢还会往里面写什么。

迹部翻开本子,不出意料地看到一些社团联谊之类的额外活动。保龄球?千叶的沙滩排球?还有和朋友或者祖父一起出门。去钓鱼?迹部很认同这项消遣。也许他们可以找个周末一起去钓鱼旅行。也许可以趁学校放假去趟加拿大。那儿有很多很多的鱼和山,手冢肯定会喜欢。他们还能租个小屋……

迹部把这些想法丢到一边。显然手冢对他并没有那种意思,计划这么多有点蠢。

他翻到十月份的时候对自己微笑了一下。他有点好奇手冢是不是那种会标注自己生日的人,还准备顺便看一下他是不是已经有什么安排了。

然后他看着月历模式的那一页屏住了呼吸。手冢没有标自己的生日,但他标了迹部的。迹部又翻到后面的单日分页,于是又看到了一次。但其实没什么好兴奋的。他可能给每个人都标上了。迹部翻回开头,一页页看到最后。现在他已经对手冢一家的生日都一清二楚了,不过上面一个青学的都没有。他是唯一一个非家庭成员。这是什么意思?

他漫不经心地翻弄着行事簿,考虑着生日标记这件事。几张纸从本子里飘了出来。他跪下来把它们捞了起来。青学网球部的问候卡片,收据,还有一张剪报,他打开之后立刻折了回去,全部原样夹到封底。

也许他错了。行事簿里也会有很私密的东西。他把所有东西放回包里,拿着自己的水壶离开了手冢的房间。

为什么手冢要记他的生日呢?还有为什么他会有他们那场比赛的图文剪报?

---

“忍足,我需要你的建议。”迹部直接跳过寒暄,开门见山地说。

“关于?”

迹部环顾四周。他之前逛到了这座僻静的公园,只有几个孩子在玩滑滑梯,没有人会来听他在说什么。“恋爱。”他最后承认道。

“哟,那你就找对人了。”忍足说。迹部希望这是真的。他从来不向别人寻求建议,但手冢是个复杂的人,没那么容易沉醉在他的美技之中,他觉得还是问问别人怎么追人比较好。

听了20分钟不靠谱的恋爱建议之后,迹部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找对人了。也许找穴户会好一点。建议可能一样不靠谱,但至少不会这么长篇大论。

“好的,非常感谢,忍足,我会全部记在心里的。”忍足停了片刻,为一则自己的有关手胶的情色效果的趣闻轻笑起来,迹部赶紧打断了他,“但我得走了。”

“是吗?但我正要讲到最重要的部分。紧要关头来一次时间恰到好处的英雄救美会有非同一般的——”

迹部没有废话直接挂了电话。他怀疑忍足能不能注意到。这家伙说到兴头上的时候简直没什么能阻止得了。

---

迹部在一张奢华的大床上躺平了盯着宾馆套间的天花板。手冢说的没错,他们家确实在附近有一家宾馆。他没费什么事儿就订好了总统套房,但他更想留在手冢那个宿舍一般的小房间里。

就连刚才的泡泡浴也没能让他从手冢的误解中放松下来——也许只有和那家伙一起洗个鸳鸯浴能做到这一点。想象中的画面很棒,但迹部还是不明白他怎么惹火了手冢,在那样愉快的一天之后。

应该是在他说要留下过夜还有他们是不是在约会的那个时候。莫非他会错意了,手冢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他不觉得是这样。他感觉得到和手冢之间的那种默契,也肯定手冢能感觉到。

他大声叹了口气,翻身把脸埋进了枕头里。他是迹部景吾,他不应该这么一筹莫展。只要好好思考一下他们最近谈了什么。为什么手冢会因为被提醒说他们在约会以及可以同个床生这么大气呢?

迹部躺在那儿回忆着他们的对话:网球,复健,比赛,球队,还是网球,食物,球拍,钓鱼,又是网球……

几个小时之后,迹部醒了过来。他做了个奇怪的梦:日吉穿着武士服在用武士刀打球,向日在背后用pocky盒子玩杂耍。他还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手冢了。他呻吟着坐起身来,心里十分沮丧,既是因为他跟手冢的事儿,也是因为脑内日吉劈开网球的场景。如果他问穴户日吉有没有在用网球拍练习穴户会不会觉得他有毛病?

---

上午迹部很空,因为他得等手冢完成复健训练。手冢的康复肯定比跟他说话重要多了——尽管他不想承认这一点——他还等着手冢以全盛状态跟他比一场呢。

所以迹部在城里走了走,继续考虑要怎么让手冢原谅他。

他沿着街道逛了过去,在一家本地花店的橱窗前停了下来。他想起忍足说过经典永远不会过时,而他一直把玫瑰当成自己的标志物。迹部想象了一下,觉得跟紧要关头被他救命比起来,手冢肯定比较喜欢收到玫瑰,尽管忍足说救命绝对是个好办法。

---

在等手冢来找的时候,迹部用大堂的玻璃当镜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形象。他知道只要手冢是个正常人,就不可能拒绝自己。尽管如此,他希望他精心挑选的衣服和这捧玫瑰能让手冢的态度更加软化一点。

“迹部。”手冢走过来的时候轻声说道。他看了一眼玫瑰,不过没作什么评论。“去我的房间吧。”

他转身就走,迹部只好追了上去。他不是很习惯走在后面。大多数人会跟在他身后,或者等他一起走。不过他没有沮丧。很多人觉得因为迹部是个骄傲的富二代,所以他盛气凌人。完全不是这样。虽然对那些他不喜欢或者不值得他付出耐心和友谊的人他确实会表现出那一面。不过迹部尊重手冢,所以他安静地跟着走到了房间。

“这是给你的。为了昨天惹你生气的事向你道歉。”迹部说着风度翩翩地献上花束。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手冢一眼看穿了迹部的意图,但他还是收下玫瑰。迹部心想他现在大概已经不生气了。

“不是很明白。但我还是要向你道歉。”迹部一脸自信其实心里底气不足地说道。他看着手冢嗅了嗅花朵,然后放在了桌子上。迹部想知道他会不会用花瓶把它们装起来,然后责怪起自己怎么没想到带一个来。

“我相信你已经尽力了。”

“你的复健怎么样?”迹部边问边环视了一下房间。房间和昨天基本没有区别,除了他撞翻过的包现在放在另一个角落里。

“不错。有很大进展。”手冢的语气有些犹豫,迹部不由得好奇情况到底如何。他是不是又添了新伤,一时好不了?

“如果你需要更好的专家,我可以安排一个来见你。或者你也可以去见他们。我听说德国这方面技术很先进。”

“没有必要。这里的专家非常努力。”手冢说着摇了下头,可能是想到了出国的巨大开支。

“但他们的努力不一定有用。真的不要紧的。如果你把你的主治医生名字告诉我,我会让别的专家联系他,一起讨论你的情况。”他可以让管家负责这件事。他不在家,管家没人可以照顾,肯定很无聊。说不定他会觉得找出全世界最好的肩肘复健医生是个不错的挑战。

迹部正要出手机给管家打个电话的时候,手冢按住了他的手。

“你为什么总是要一切都按你的想法来?”

“什么意思?”迹部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但他不明白手冢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说了,我在这里就很好,我不需要也不想要新医生。还有……”他盯着迹部的手机,声音低了下去。迹部只好把手机收起来。

“我只是关心你的恢复情况。而且我不懂一次为什么就成了总是。”

“昨天你问我们是不是在约会,但你从来问过我要不要和你约会。”

迹部茫然地看着手冢。所以他一直在说要“好好问”什么的吗?大概因为没有人拒绝过他,所以他也就不再多问了。不过,他想有些东西出于礼貌总是应该事先询问一下,而不是像他这样理所当然。

“手冢,你愿意跟我约会吗?”迹部目不转睛地问道,希望现在补救还不算为时已晚。

“也许。”手冢微笑道。迹部不知道自己是该觉得被戏弄了还是被引诱了。

“只是也许吗?”迹部等着他说清楚。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只得到了“也许”这个答案,尤其现在至少对他来说已经很显然了,他们会是很完美的一对儿。

“你最近给我带来了很多很多麻烦。”手冢脸上那该死的浅笑让迹部忍不住在脑内破口大骂。

他确实害得手冢受伤,自己还突然跑到九州来看他。但迹部不觉得自己应该对这两件事负全责。“你也给我造成了麻烦。我的队伍要去参加全国大赛,而我却在这里看你。”

“我不需要有人看望,迹部。”

“我真心不敢苟同。你连按时回复email都做不到,我怀疑你能不能照顾好自己。而且你还有逼自己挑战极限的可怕习惯。”

“迹部。”手冢打断了他,但迹部还没有说完。他还没有把手冢有多难搞告诉他本人。

“而且你还不肯把事情说清楚,老是让人通过各种磨难来学习。人不能只靠肢体语言交流的,手冢。”

“迹部!”手冢提高的音量。迹部住嘴了。

“什么?”

“再问一遍。”手冢朝他跨了一步。

迹部觉得多问一遍也没什么害处就照做了:“手冢,你愿意跟我约会吗?”

手冢什么也没说,只是走到他面前吻了他——毫无疑问是同意的回答。

“肢体语言也很不错吧?”手冢揶揄地说着站回了原来的位置。迹部从来没听到过手冢这么说话。他真喜欢这个语气。

“我不知道……能不能再给我一个例子?”迹部有点在赌运气,但他真的很想再被亲一下。

手冢又不发一言地俯身吻了他。如果亲吻能说话的话,这次显然在说,“你真是不可救药。”

“那么现在我能留下过夜了吗?”如果手冢觉得他不可救药,那他干嘛不更进一步?

“这仍然是不恰当的行为。”

迹部正要张口抗议的时候,手冢接着说道:“不过你大概会愿意知道,这周末我可以住在外面。”

这真是意外之喜。

“真的吗?”

“我告诉家长有朋友要来看我。”手冢随意地耸了下右边的肩膀。迹部想知道这是他左肩严重受伤的时候养成的习惯,还是他的恢复情况真的不太好,运动左肩还是会疼。但他可以之后再探究这个问题。现在青学部长整个周末都完全属于他了。

“你已经告诉他们了?但我们刚刚和好。”迹部好奇起来。

“你很聪明。我知道你最后一定会想明白的。”

“哟,手冢,感谢你的信任。”

“不过迹部,我不会接受铺张的旅行、食物和购物。我只想过普通的周末。”手冢警告说。迹部脑中跳出的无数幻想和计划一下子碎了一地。

“那我现在住的宾馆套间呢?”按大多数人的标准确实很奢侈。

“我想我能容忍。”手冢说着拿起自己的包和那束花。他看了一会儿玫瑰,然后递给了迹部。

“你不喜欢吗?”

“没有。但你可以拿着。”

迹部在他脸上看到了微弱的红晕,于是决定最好还是别多说什么了。“既然我们现在在约会了,我是不是可以在你恢复之后第一个和你比试?可别以为我想亲你就会对你手下留情。”

手冢只是摇了摇头,示意迹部和他一起出去:“我会考虑的。”

“那我就当你是同意了。”迹部朝他有些挑衅地眨了眨眼,然后走出房间准备和手冢共度周末去了。

 

END

评论(2)
热度(65)

© 吾不禁英俊地笑了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