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直到我们都灰飞烟灭

信赖

题目:Trust
作者:Kirishtu
人物:WOW - 黑白王子
分级:E
简介:拉希奥的任务令安度因开始怀疑自己对他的感情——他第一次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信任这条最后的黑龙。

翻得非常放飞,没怎么复查,随便看看。

                                   

“给我雷神之核?”冒险者走远后安度因问道,“你要做什么?用吸管吸出泰坦之力吗?”

拉希奥歪了歪头:“嗯,用吸管感觉确实更加文明,是不是?”

“请别告诉我你准备把它吃掉。”

拉希奥深深看了他一眼:“好的。我不吃。”

“圣光在上。”安度因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不去看黑王子的脸,“那是不对的。”

“不然我要怎么学习呢?”拉希奥支起下巴,望着他道。

他睁开眼睛看向拉希奥。“请告诉我你没有在进行危险的计划。”

“我可以说,我的计划不会让你在意的人遇到危险。”拉希奥平静地说。安度因只是看着他,后者微笑起来:“我能向你保证。”

安度因皱起眉头。他在游戏桌上俯下身,拉近了与拉希奥之间的距离:“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非要这么做。”

“你不爱冒险和未知吗?”

“我喜欢有益的冒险,而你的行为很愚蠢。你是在和泰坦之力打交道,拉希奥。”

“而它天然属于我。”拉希奥停顿片刻,“技术上而言。”

“胡说。泰坦赐予你父亲力量,并不代表你可以继承同样的待遇。”安度因说。

“嘿。”拉希奥眨了眨眼睛,“戈德林赐予你父亲祝福,并不代表你可以继承同样的待遇。”

“你想说明什么?”

“说明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破事儿努力,而我会把握这次机会得到更多力量?”

安度因盯着他,笑容几近消失:“你明白如果你被力量冲昏头脑,我会杀了你的。”

拉希奥佯怒:“真的吗?爱好和平的安杜因·乌瑞恩威胁要杀了我?”他向阳台外探了探头,又望向酒馆门外。“不会吧,天还没塌呢。”

“傻×。”[1]

拉希奥转过身来打量安度因,露齿而笑:“哇哦,好的。之前可没听你抱怨过那里。”

安度因脸红了:“我没在看那儿。”

拉希奥拍了拍自己的腰,笑得像偷了腥的猫。“你随时可以看。”

“混蛋。”安度因低声道,仍是满面通红,“说这个干什么。”

“让你难为情到脸红。”

安度因张开嘴正想回答,却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他瞥了一眼。冒险者正在往上走,边走边往这儿看。

拉希奥大大地咧嘴一笑:“啊!我的冒险者回来了!希望你带来了好消息?”

安度因心神不宁地看着那个冒险者给了拉希奥一个黑色硬块。那玩意儿仍在缓缓地跳动,发现这一点后他煞白了脸。他注视着拉希奥托起那颗跳动的东西,仿佛托着一颗珍贵的宝石,感觉胃酸几乎泛上了喉咙口。等意识到那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他觉得更加恶心了。拉希奥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的担忧。

“终于!”拉希奥宣布,”雷神之核!”

安度因几乎站了起来:“你要做什么?请别告诉我你准备吃掉——”

在他能够说完之前,那颗仍在跳动的黑色的心已经进了拉希奥的嘴。黑龙嚼了两下,把它一口吞了。安度因盯着他,生怕他就这么翻下楼去。

拉希奥紧紧抓住栏杆,注视酒馆的底楼。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他什么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力量——泰坦的力量——突然充满了他的身体。疼痛从胃部蔓延到精神,他紧紧闭着双眼。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听到了安度因喊他的名字,但那应该是一个幻觉,因为眼下他所能看到和听到的必然不属于现在。不,这是过去,是一万年前。他听到了别的什么,另一个声音,深沉而令人恐惧,无疑是雷神本人。力量完完全全将他撑满,然后一瞬之间,一切都消失了。

拉希奥感到双脚触到了地板。他又是他自己了。他第一个看到的是安度因的脸。人类的眼睛睁得很大,满是担心、恐惧——以及令拉希奥无比沮丧的不信任。安度因紧握双拳,撑在膝上,咽了咽口水,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在他开口之前,拉希奥爆发出一声大笑:“我已经忘了!和他们一样,我忘记了一切!真是讽刺。”

安度因眯起了眼睛:“你在计划什么?我……我没法相信你。”

他的迟疑令拉希奥懒洋洋地笑了起来。“你应该信的。”他转过身,微笑地看向那个冒险者:“好啦,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跟我见见四位至尊天神,得到他们的祝福。我猜他们一定会以某种方式考验我们,但我相信这是值得的!现在就去。我在那四个寺庙等你。”

冒险者看了安度因一眼,而他回以轻轻点头。她鞠躬致意,然后离开了,留下两位王子。安度因看着拉希奥:“你在计划什么?”

“一些应该能够帮助艾泽拉斯的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拉希奥走到他身边,微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脸,“亲我一下,祝我好运?”

安度因皱眉:“等你回来再说。”

“保证吗?”拉希奥咧嘴笑道。

安度因的蓝眼睛映着拉希奥的身形,心中满是之前感受过的那种不信任。最后他移开了目光:“保证。”

拉希奥伸手捧起他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他轻轻吻了安度因的额头,然后是嘴唇,微笑地看着安度因脸红了。“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最终都是为了保护艾泽拉斯。我永远不会伤害你在意的人,更不会做任何会把我从你身边带走的事。”

安度因攥着他的领子:“如果你说谎,圣光在上,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他们凝视彼此,少年与幼龙,最后安度因放开了他。拉希奥微笑着整理衣衫:“我会在天黑之前回来。”他转身化作龙形,在护卫能够跟上之前飞走了。安度因叹了口气,坐回椅子上,唯有等待。

他并没有等很久。

安度因从书中抬起头。拉希奥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面上忿然。他的衣服全是窟窿和烧焦的痕迹,裤子上溅了些血迹,左眼还有一块淤青。安度因目瞪口呆:“我的天,你遇到了什么?”

拉希奥嘶嘶呼痛朝他走来:“一个见鬼的术士。抱抱我。”

“不。你浑身是血,而且需要医治。”

拉希奥停下脚步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别人之后开始剥下自己的衣服,很快赤裸裸地站在脸红的安度因面前。“喏。治疗我。”

安度因叹了口气,向拉希奥伸出手,圣光汇聚到他的指尖。他触碰拉希奥的皮肤,引导圣光的力量渗入那些最为严重的烧伤和割伤,让它们尽快愈合。拉希奥紧紧贴着他,怒视地板。“那个坏蛋术士做什么啦?”

“别像哄小孩儿一样说话。”

“别像烦人小鬼一样说话。”

“嘿。我才两岁。”

安度因停下手。凝视拉希奥。等着。拉希奥眨了眨眼睛,用气声喃喃咒骂起来。安度因笑了:“好的好的,龙的年龄之类的。”

“玉珑让我蒙住自己的眼睛,免得我杀掉挑战者。顺便一提,挑战者就是那个把雷神之核带给我的女人。”

“然后?”

“然后我们打了。这是为了教导我不依赖于双目所见的智慧,或者类似的东西。”拉希奥缩成一团钻进他怀里,眯起眼睛回忆道,“于是我这么做了。然后那个该死的术士召唤了她的宠物,某种愚蠢的魅魔——”

“魅魔?”安度因拂过一道剑伤。好吧,这解释了为什么拉希奥身上有这么多割伤。“那么烧伤呢?”

“是的,一只该死的魅魔。她还对我放火!我的后脑勺不停被混乱箭、烧尽和献祭击中,她、她还把地狱火丢在我头上!”他哭喊着转过身来看安度因。在安度因眼里他现在几乎是个小可怜虫。“爱我。”

安度因叹了口气,手指抚过最后几道伤口,然后梳理他的黑发。“你真的觉得天神会按你的要求做,是吗?他们不蠢,拉希奥。”

“我知道。本来就知道。但我不想杀死我的冒险者!但——”

“但你大概叫她站着别动,因为你准备杀了她。”安度因冷漠地说,“是不是。”

拉希奥忽然发现安度因的上衣十分有趣。安度因叹了口气:“你真是不可救药。”

“我有说过魅魔向我发射了一道彩虹吗?还击晕了我?他妈的彩虹!什么鬼彩虹能把人打晕!?”拉希奥的语气绝望又不安。

安度因忍不住了。他没法再憋下去了。一开始是喉咙口发痒,然后蔓延到胸部,然后是肚子,于是他大笑出声,越来越响,近乎歇斯底里。拉希奥坐起身怒视他,简直像个生气的孩子。也许他很生气,但安度因的笑声是这么愉快轻盈,拉希奥从没听过他笑成这样。所以他只是瞪着对方,直到安度因冷静下来。”对不起。”安度因几乎有些懊悔地说。

“嗯哼。”拉希奥冷淡地回答。

安度因微笑:“真的很抱歉。”

“嗯哼。”拉希奥从安度因怀里站起来,伸展了一下。确定所有伤口都愈合后,他伸手去拿自己的衣服。

安度因抓住了他的手腕。”你要去哪儿?”

“是这样的。既然你不愿意哄我开心,我要找别人去了。”拉希奥答道,已经穿好了短裤。

安度因放开他的手腕。他靠在椅背上,平静地看了拉希奥一眼,然后耸耸肩,伸手去拿书。“如果你是这么想的,我不会拦着你。”

这下拉希奥看起来真的生气了。“你真的不相信我,是不是?”

“我相信自从我们相识以来,我已经把这个意思表达了一千遍。”安度因移开目光。等着瞧吧,看谁先受不了。安度因不准备输。他看得出拉希奥也不想。他们势均力敌,因为尽管各有想法,他们却都绝对不愿失去对方。于是他们注视彼此,等着谁先开口。

安度因轻声抱怨着叹了口气。他把书放到一边,看着拉希奥:“行。好吧。你赢了。到这儿来。”

“你的语气不真诚。”拉希奥平静地说。他和安度因都在审视对方的面容,然后拉希奥耸了耸肩:“我大概会接受你的投降并——”

“接受我的投降?”安度因反问,“你怎么能这么不可一世?”

拉希奥眨了眨眼睛,然后露出了牙齿:“听着,人类,我正在尽我所能保护你、这个世界、以及所有生活在其中的人!如果我不得不和普通人不该接触的东西打交道,我会去做的。我不记得有寻求过你的意见或帮助。反正你也没有什么能干的,因为你拖着断腿一无是处。你从一开始就一无是处,因为你甚至不能阻止加尔鲁什的计划、也不能阻止他差点杀了你!”

他立刻后悔了。安度因只是盯着他,睁大双眼,面无表情。拉希奥咬着自己的舌头,感觉自己的怒火随着这场爆发熄灭了。安度因的神色缓缓变化,先是震惊,接着难过,最后变回了面无表情。他拿过拐杖,慢慢站了起来。“请原谅我的一无是处。很抱歉质疑了你能够解决艾泽拉斯麻烦的无穷智慧。我不会打扰你的计划了,王子殿下。或者我应该称呼你大地守护者?”

安度因离门还有一半距离的时候,拉希奥拦住了他。他用手臂环着安度因的胸口,紧紧搂住他。安度因能感觉到拉希奥的额头靠着他的右肩。满屋寂静。几分钟后,拉希奥抬起头,把下巴搁在安度因肩上:“大地的守护者曾是我的父亲。我不想变成他那样。绝不。对不起,安度因。我不该说那种话。”

安度因闭上眼睛,和自己斗争片刻,然后叹了口气,靠进拉希奥怀里:“我也很抱歉。我一无是处。我甚至什么都帮不了你。你一个人努力,什么也不告诉我。你这么做,我很害怕。我怕你会变,我会失去你。”

拉希奥换了个位置,把安度因转过来面对自己。他捧起人类的脸,轻轻吻了他。“我不告诉你是因为,老实说,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怎样。我不喜欢分享自己的计划。我从来没有分享过。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的,免得遭到彻底破坏。但我说过,我保证我做的任何事都不会让你在意的人遇到危险。包括我自己。你不会失去我。”他又吻了一下。“你没有一无是处。完全不是。遇见你,爱上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事。因为你,我想成为更好的自己,努力学着关心别人。你让我相信,即使我这样的黑龙,也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安宁和幸福。尤其在我的家人——我的姐姐和父亲——对你造成了所有这些不幸之后。”

安度因看着他,为这肺腑之言面露惊异。“你这么说不是为了哄我高兴吧?”

拉希奥用掌心贴着他的脸颊,让他看着自己。他微笑着凑近安度因,低声说:“我这么爱你,才不会说只能哄人开心的废话。”

安度因轻轻地笑了。“不,你刚刚还说过伤人的话。”在拉希奥能够回答之前,安度因吻了他。

拉希奥深深地回吻。他们的身体很快纠缠在一起,分享彼此的热意。过了一会儿,他们终于喘息着分开。拉希奥侧过头看他:“我真的被彩虹打中了。”

“圣光在上,真是个小可怜。”安度因轻声笑了,“但我保证,绝对不把你被彩虹打晕这件事说出去。”

“很好。那么现在。”拉希奥把他们弄回安度因之前坐着的长榻边,轻轻推着对方坐下,然后慢慢跪到金发王子的双腿之间。“现在,该让你开心一下了。”

【一段黑白R18,谁能告诉我现在都是怎么发小黄蚊的……】【AO3】【


END

[1] 原文“ass”,无能为力……

评论(10)
热度(46)

© 吾不禁英俊地笑了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